《苏州蜀商》第十一期
 ·《苏州蜀商》第十一期
 ·《苏州蜀商》第十期
 ·《苏州蜀商》第九期
 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> 巴山蜀水
  狂野非洲  
  发布时间:2010/9/5 21:00:18 点击次数:3660  
 

狂  野  非  洲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图 张炎龙

    炎炎7月,我随《中国摄影》杂志社组织的赴非洲摄影采风团到东非拍摄野生动物。

    美国《国家地理·旅行家》杂志在全球范围内评选“你一生要去的50个地方”的活动中,在野外探险类里,坦桑尼亚的塞伦盖蒂草原首当其冲被评为第一位。

在我们的拍摄野生动物的日程中,坦桑尼亚的塞伦盖蒂草原是第一站。我们要从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直奔坦桑尼亚的塞伦盖蒂大草原,然后往回走,到坦桑尼亚的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,再回到肯尼亚的安博赛利,最后到肯尼亚的纳库鲁湖。

从内罗毕到塞伦盖蒂有440公里。在肯尼亚和坦桑尼亚交界地区的自然风光非常美丽,公路两旁是茂盛的草地,草地中耸立着婀娜多姿的合欢树,合欢树上挂了许多蜂鸟的鸟窝。鸟窝随风飘荡着别有一番风味。我们在一个小丘陵上还看到了两棵面包树,一般来说,面包树常见于南太平洋岛屿,是世界濒危珍稀植物,也是世界上寿命最长的树木之一,成熟的果实有橄榄球那么大,重达20公斤,在火上烘烤至金黄后食用,其味道香甜,营养丰富,风味很像商店中出售的面包,故名“面包树”。

    塞伦盖蒂野生动物保护区的面积有147630平方公里,是非洲最大的野生动物保护区之一,也是世界上最大的野生动物保护区之一。“塞伦盖蒂”在马塞语中意为“无边的平原”。在我们去的七月,温差较大,早上在20℃以下,穿了摄影背心和夹克衫还感到冷,中午时分起码在30℃以上,只穿衬衣还感到酷热难挡。

茫茫十五平方公里的塞伦盖蒂大草原,到处都能看到斑马、羚羊、角马,但猛兽不多见。我们想拍猛兽就叫司机杰克逊带我们去有猛兽的地方,他既是司机又是向导,而且眼神挺厉害,他一边开着车,一边搜索路两旁的树林和草地。首先他找到了一只猎豹,它蹲在土墩上正用舌头舔着前爪,嘴边和前爪上还留有红色的血,看来它刚吃过早餐。看到我们把镜头对着它,猎豹警觉地瞪着黄幽幽的眼睛注视着我们,不一会儿又若无其事的舔起了爪子。

    拍完猎豹,杰克逊又在一棵金合欢树上找到一只花豹,花豹的个头、毛色和猎豹差不多,在外表上,猎豹的黄色毛皮上的黑色斑点是实心圆的,花豹的黑色斑点呈花朵状的空心圆,显得更加色彩斑斓;在习性上,猎豹是唯一不能将爪子完全缩回的猫科动物,也就是说它是唯一无法上树的豹类;花豹则喜欢在树上生活,猎捕到食物时,它会把食物拖到树上慢慢享用,累了它会爬到树上休息或睡觉。在树上既能观察草原上的情况,更容易发现猎物,又能保证自己的安全。

我们还碰到了长颈鹿。他们像一位位绅士迈着优雅的步态在金合欢树旁散步觅食。在非洲所有的野生动物中,长颈鹿最与众不同,在其他大陆上没有和它相类似的动物。它们性情温和,不会伤害其它动物,走起路来步态轻盈、优美,黑眼睛、长睫毛,一身非常漂亮的斑纹,素有“草原绅士”之称。长颈鹿的听觉和视觉非常敏锐,眼睛可以看到身后的东西,但它们却沉默的像个哑巴,或许它就是哑巴,因为它没有声带,不会发出声音。长颈鹿生活在干旱而开阔的稀树草原地带,它们的最喜欢吃的食物是各种树梢上的嫩叶。

    在拍动物的时候,我们还看到了一块石钟石。那块石头像倒置的斧头形状,下窄上宽、下厚上薄,石面上布满了一个个凹陷的小园坑,园坑里有三块椭圆形的小石头,拿起其中那块小石头,轻轻地击打花岗岩上的小园坑,花岗岩不可思议地发出了“铛!铛!铛!”的声音。其声音既响又亮,就像击打在铜钟上一样。怪不得叫石钟!我们轮流拿着那块小石头敲打石钟,那时才明白,石钟上为什么有那么多凹陷,那都是游人敲击而成的。

    石钟坐落在小山的边缘,前面就是空旷的草原,当你敲击石钟时,声音会传得很远,“铛!铛!”的声音在洁静的草原上空廻响着,使我有一种禅的感觉,也使我想起了苏州寒山寺的钟声。听寒山寺的新年钟声可以去烦恼,在这样的环境里,听石钟的声音,烦恼和杂念也会离你而去,心灵会得到升华。

    天色渐暗,日落后的余辉映红了整个天空,也许老天眷顾着我们,在一天最后的光线里,我们拍到了一只巨大的非洲象站在枯死的金合欢树下。

在塞伦盖蒂草原我们待了整整两天。然后,我们出发去世界上最大的火山口——恩戈罗恩戈罗。

    恩戈罗恩戈罗是世界上最大的火山口,它的宽度和深度在不同的资料上有不同的说法,综合各种说法,宽度约16—20公里,深度约610米—762米,盆底总面积约264平方公里。我在山顶上用20mm的广角镜只能拍到火山口的一角,无法拍到它的全景。在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的底部,有广袤的林地、大片的沼泽、广阔而又丰厚的草地,还有许多泉水和一个蓝色的咸水湖,这咸水湖即使在最炎热的时候也不会完全干涸。这些天然资源给动物带来了生存和繁衍的条件,在这里生活着2.5—3万头野生动物,除了大量的斑马、羚羊、角马、野牛等食草动物外,还有狮子、猎豹、鬣狗等食肉动物。

    杰克逊对这里的情况非常熟悉,他知道每天清晨斑马、角马和羚羊等食草动物都要到湖边喝水,所以他开着越野车从山顶一到谷底就直驶湖边。一路上我们不时看到一队队斑马和角马与我们同一个方向前进,杰克逊告诉我们,那斑马和角马去的地方和我们去的是同一个地方——蓝色的咸水湖边。

前几天看到的斑马和角马都是散落在草地上,前前后后,头东头西,零零乱乱,不成队形。从摄影的角度来说,很难构图,很难拍出气势,更不要说拍出好作品。今天则不然,行进中的斑马和角马好像训练有素的军队一样,排着象模象样的队伍,前后间距都保持的差不多。特别是角马,它们整齐的队伍就像有指挥官在指挥似的,横是横,纵是纵。

    我们拍了一个多小时后,看到右后方的远处,烟尘滚滚,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,就赶紧驱车过去。近处一看,原来一大群角马在穿越简易汽车路时,几辆欧洲人乘坐的越野车突然开到它们面前,使它们受到惊吓就奔跑起来,所以扬起了满天尘土。等我们赶到,它们已经安静下来。不过一大群角马分成了两群,一群在路东,一群在路西。这一大群角马真是很多,最起码有上万头,也许有几万头,是我们几天来见到最多的一群。从路东到路西,在一千多米长、二百多米宽的范围内,都是角马。这阵势像古代军队打仗一样,黑压压一片,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气势。

    在一个小山丘的地方,我们找到了一群狮子。其中有一只雄狮、三只母狮和四只小狮子。在前几天里,我们偶尔也见到过几次狮子,但一群狮子,而且是一个家庭的整个群体,还是第一次。猫科动物大都喜欢独处,狮子是唯一喜欢群居的,它们会和同伴共同分享领域,并以合作的方式捕杀比自己体形大的动物,如:斑马、角马、鹿、野牛、甚至小象。

    狮子通常白天休息,凌晨、黄昏或者晚上捕猎。我们见到狮群时正好是中午,大狮子们在小山丘顶上的草丛中打瞌睡,小狮子在它们边上玩耍。

 特别是那只雄狮子,卧着睡睡可能不舒服,翻了个身朝天睡起来。它朝天睡得很香,连“呼呼”的打鼾声都能听到。有趣的是连续清楚地看到了雄狮身体细微处千载难得看到的地方,先是发现它的脚掌很有意思,要不是它朝天睡,很难看到狮子脚掌的全貌,我给它拍了个特写,很好玩吧。

    结束了恩戈罗恩戈罗的拍摄我们就从坦桑尼亚返回肯尼亚,到肯尼亚与坦桑尼亚边境处的安博塞利。安博塞利的面积有392平方公里,位于乞力马扎罗山脚下。

到安博塞利的第二天上午,我们就看到了一大群大象,说它一大群一点也不夸张,足足有一百来头,浩浩荡荡从树林里向湖边走去。

    非洲象喜欢结群而居,和其它动物群不同的是每个象群都由一只老母象带领,而不是公象带领。那一百多头象好像一个坦克群,咚咚咚的脚步声就像坦克的轰鸣声老远就能听到。领头的是象群最大的象,殿后的是象群中最老的象,小象分别走在大象之间。非洲象喜欢安静,任何突然的响声也可能惊动它们,如果激怒了它们,那后果不堪设想。当象群接近我们时,领头的大象发出了高昂的吼叫,原来是我们的车刚好停在它们要去喝水的湖边的路上,挡住了他们的道路,司机赶紧把车往后退,并要我们在象群经过时不要发出任何声响。象群在我们面前大摇大摆的走过,有几只个大的走过车旁时还停下来向我们摔了几下鼻子,好像要告诉我们这是它们的通道,要我们离远一点。还有一只母象干脆在车旁停下来给小象喂奶,最后一只老象,个头比我们乘坐的车大的多,可能是年岁大的缘故,它身上的皮不像其它象是黑灰色的,而是浅棕黄色,它走到我们车旁时也停下来,还孔武有力的把鼻子摔到了象牙上,看上去它有可能曾经是这群非洲象的领头象,否则不会这么摆威风。 

    拍完大象后,我们又找到了非洲野牛。非洲野牛的模样和水牛差不多,个头比水牛大,身上的毛比水牛多,头上的犄角比水牛粗壮,像拿破仑军队的军官的帽子模样扣在头上。白天的非洲野牛一般卧在草地上,身上总有牛背鹭或一种很漂亮的小鸟在帮它们清理寄生虫。那些小鸟在野牛身上跳来跳去,一会儿啄啄耳朵,一会儿啄啄鼻孔,野牛咪着眼睛表现出很惬意的神情。

    最后我们到纳库鲁湖拍摄火烈鸟。清晨的纳库鲁湖,水面被太阳从天空中的反射光染成一片红色,水面上蒸腾起来的雾气也染成了红色,红色的雾气在水面上形成了一条二、三米高的雾带,无数的火烈鸟在雾带里觅食和飞翔。眼前的景色就像看到了在魔幻中的火烈鸟世界。

    纳库鲁湖里除了火烈鸟,还有很多鹈鹕。鹈鹕是长相很特别的鸟类之一。站立时它全身的羽毛都呈白色,飞翔时翅膀外沿露出一圈黑色的羽毛,有时能看到它腋下有粉色的羽毛,拍鹈鹕相对拍火烈鸟来说要容易些,鹈鹕除了游泳、捕食外,大部分时间都在岸上晒晒太阳或耐心的梳洗羽毛。

 
苏州市川渝商会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,不得复制、转载!

苏州市川渝商会 © 2019    技术支持:苏州享来享趣

电话:0512-65653326 0512-68560980 传真:0512-65653326 E-Mail:szcysh@sohu.com

地址:苏州市吴中区澄湖路888号恒润商务大厦7楼 邮编:215168 备案号:苏ICP备11050522号-1

访问计数:1036841